将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严郑公五首 其四(唐·杜甫)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宝应二年,严武封郑国公,复节度剑南。

常苦沙崩损药栏,也从江槛落风湍。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

生理祗凭黄阁老,衰颜欲付紫金丹三年奔走空皮骨,信有人间行路难。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李杜诗选》
刘曰:历练慷慨,兴恨苦外。
《唐诗镜》
三、四老笔,顿觉怀抱可想。结语喜极追悲,感知己情探,语往往颠倒入妙。
《杜臆》
“新松”一联,亦有感于时事而不觉露之,亦见此老经世之略。
《义门读书记》
以下二篇又反复洗发,总为“文翁再剖符”之意。
《杜诗镜铨》
二句兼寓扶善疾恶意(“新松恨不”二句下)。痛定思痛、语极沉着(“三年奔走”二句下)。此首言再葺草堂,得依严公暂尔休息之乐。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陈德公曰:三、四老笔高调,写眼前语并无浅俗之虑。五、六“黄阁老”、“紫金丹”,莽态自喜,大有气格。比之上篇。彼为婉便,此特峭拔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