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门尚书行(明末清初·吴伟业)  显示自动注释

《雁门尚书行》,为大司马白谷孙公作也。公代州人,地故雁门郡。长身伉爽,才武绝人。其用秦兵也,将凭岩关为持久,且固将吏心。秦士大夫弗善也,累檄趣之战,不得已始出。天淫雨乏粮,师大溃,潼关陷,独身横刀冲贼阵以没,从骑俱散,不能得其尸。公之出也,自念必死,顾语张夫人,夫人曰:丈夫报国耳,无忧我。西安破,率二女六妾沉于井,挥其八岁儿以去。儿逾垣避贼,堕民舍中,有老翁者善衣食之二年。公长子世瑞,重趼入秦,得夫人尸,貌如生。老翁归以弟,相扶还。见者泣下,盖公素有德秦人云。余门人冯君讷生,公同里人,作《潼关行》纪其事。余曾识公于朝,因感赋此什。公死而天下事以去;然其败由趣战,且大雨绝粮,此固天意,抑本庙谟,未可专以责公也。公之参佐,惟监军道乔公,以明经奏用,能不负公。潼关之破,同日死;名元柱,定襄人。

雁门尚书受专征,登坛顾盼三军惊。身长八尺左右射,坐上咄吒风云生。

家居绝塞爱死士,一日费尽千黄金。读书致身取将相,关西鼠子方纵横

长安城头挥羽扇,卧甲韬弓不忘战。持重能收壮士心,沉机好待凶徒变。

忽传使者上都来,夜半星驰马流汗。覆辙宁堪似往年,催军还用松山箭。

尚书得诏初沉吟,蹶起横刀忽长叹:我今不死非英雄,古来得失谁由算?

椎牛誓众出潼关,墟落萧条转饷难。六月炎蒸驱万马,二崤风雨断千山。

雄心慷慨宵飞檄,杀气凭陵老据鞍。扫箨谋成频抚剑,量沙力尽为传餐。

尚书战败追兵急,退守岩关收溃卒。此地乘高足万全,只今天险嗟何及。

蚁聚蜂屯已入城,持矛瞋目呼狂贼。战马嘶鸣失主归,横尸撑距无能识。

乌鸢啄肉北风寒,寡鹄孤鸾不忍看。愿逐相公忠义死,一门恨血土花斑。

故园有子音书绝,勾注烽烟路百盘。欲走云中穿紫塞,别寻奇道访长安。

长安到日添悲哽,茧足荆榛见眢井。辘轳绳断野苔生,几尺枯泉见形影。

永夜曾归风露清,经秋不化冰霜冷。二女何年驾碧鸾,七姬无冢埋红粉。

复壁藏儿定有无,破巢穷鸟回将雏。时来作使千兵势,运去流离六尺孤。

傍人指点牵衣袂,相看一恸真吾弟。诀绝难为老母心,护持始识遗民意。

回首潼关废垒高,知公于此葬蓬蒿。沙沉白骨魂应在,雨洗金疮恨未消。

渭水无情自东去,残鸦落日蓝田树。青史谁人哭藓碑,赤眉铜马知何处。

呜呼材官铁骑看如云,不降即走徒纷纷。尚书养士三十载,一时同死何无人,至今唯说乔参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