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闻镫船鼓吹歌(明末清初·杜浚)  显示自动注释

一声著人如梦中,双槌再下耳作聋。三下四下管弦沸,镫船鼓声天上至。

居然列坐倚船弦,惊指遥看相诧异。鼓声渐逼船渐近,亦解回环左右戏。

急攒冷点槌犹涩,春雷坎坎初惊蛰。吹弹节鼓鼓倔强,中有闲声阑不入。

吁嗟此时听鼓止听鸣,谁能打掏声里情。谁能眼底求精妙,乍许胸中见太平。

太平久远知者稀,万历年间闻而知。九州富庶无旌麾,扬州之域尤稀奇。

谁致此者帝轩羲,下有江陵张太师。江陵初年执国政,乐事无多庙谟竞。

尔时秦淮一条水,伐鼓吹笙犹未盛。江陵此日富强成,圣人宫中奏云门。

后来宰相皆福人,普天物力东南倾。豪奢横溢散向水,此水不须重过秦。

王家谢家侈纨裤,湖海游人斗词赋。广陵女儿绝可怜,新安金帛谁知数。

旧都冠盖例无事,朝与花朝暮酒暮。水嬉不待二月半,袨服新妆桃叶渡。

高楼夹水对排窗,卷起珠帘人面素。腾腾便有鼓音来,镫船到处游船开。

烛龙但恨天难夜,赤凤从教昼不回。皇天此时亦可哀,龟年协律正奇材。

善和坊接平康街,弄儿狎客多渠魁。船中百瓮梁溪酒,胆大心雄锋手

苏州箫管虎丘腔,太仓弦索昆山口。镇江染红制璎珞,廿腕珠镫悬一角。

当前置鼓大如筐,黄金钉铰来淮阳。此声一驩众声集,不独火中闻霹雳。

风雨丛中百鸟鸣,旌旗队里将军立。熬波煮火火更然,积响沈舟舟未湿。

可怜如此已快意,未到端阳百分一。记我来时卯与辰,其时海内久风尘。

石榴花发照溪津,友生置酒我为宾。下船稍迟渡口塞,踏人肩背人怒嗔

镫光鼓吹河河遍,衔尾蟠旋成一串。蔽亏果觉星河覆,演弄早使鱼龙颤。

众人汹汹我静赏,初奏此时差可辩。须臾光响相纠结,惟闻森森沈沈直上翻云汉。

东船西舫更交加,下视何由睹寸澜。偶然闪倏透水处,如金在镕风掣电。

楼楼堂客船船妓,近不闻声远察面。呜呼此时镫船更难动,但坐饱食挥槌调丝按孔相凌乱。

侯家别携清商部,那得于中闻唱叹。复有劣鼓与劣吹,就中藏拙谁能见。

爆竹声低烟雾浓,暂借香风解沾汗。露零雨下不得退,乐极生悲真可厌

酒醒忽迷此何地,魂销略记伊堪恋。直至明朝亭午,船松却退人相羡。

归来沈眠须竟日,流莺啼破河阳战。此后游人数日稀,清淮十里桃花片。

记得座中客,能说王稚登。稚登挝鼓湘兰舞,赏音击节屠长卿。

后来好事潘景升,晚节犹数茅止生。绝艺于今谁作主,李小大歌张卯舞。

当时惆怅说于今,忍见于今又说古。年复年来事可叹,镫船伐鼓鼓不欢。

辛壬之际大饥疫,惟见凤陵烽火,照见秦淮白骨横青滩。

桃叶何须怨寂寞,天子孤立在长安。吾闻是时宰相薛复周,黄金至厚封疆仇。

公卿济济咸一德,坐令战鼓逼龙楼。甲申三月鼓遂破,断管残丝复谁和。

半间堂里起笙歌,平章舟上称朝贺。试问当时雷海青,阶下池头还几个。

新剧惟传《燕子笺》,杀人有暇上游船行人何必近前听,荼毒鼓中无性命。

同时阿谁伎,畜尔惟有刘黄高左五侯耳。君不见师延靡靡濮上水,未若《玉树后庭》美。

赏音何人丞相嚭,相对掀髯复切齿。一拨弦中半壁亡,一棒鼓中万人死。

鼓急弦惊曲不长,两年歇绝随渔阳。有客徒怜桥下水,无人不断渡边肠。

及此相看真分外,何许藏舟一舟在。拂尘捍拨初光辉,奋槌扬袖蓝缕衣。

不镫漫乘夕波出,无伴知从何处归。争新夸奇各有故,君看西风桃李枝。

西风一枝众称异,东风万树空尔为。入耳悲欢难具说,醉里分明寸心热。

呜呼汉代金仙唐舞马,此事千年无有者。兴亡不入心手间,然后声音如雨下。

探汤挝鼓蒺藜刺,应有心肝碍胸次。余音漠漠搅飞絮。

镫船镫,过桥去,过桥去,伤鼓声。长歌短歌歌当成,陇西李贺抽身死,举杯相属樊川生。

此生流落江南久,曾听当时煞尾声。又听今朝第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