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驹》,大夫刺宣王也。
皎皎白驹,食我场苗
之,以永今朝
所谓伊人于焉逍遥。(一章)

皎皎白驹,食我场藿
之,以永今
所谓伊人于焉嘉客(二章)

皎皎白驹贲然来思
尔公尔侯,逸豫无期
慎尔优游,勉尔遁思(三章)

皎皎白驹,在彼空谷
生刍一束,其人如玉。
金玉尔音,而有遐心(四章)

按:白驹四章,章六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