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水漓山,右汇阳江,数里馀得南溪口。溪左屏外崖巘,斗丽争高,其孕翠曳烟,逦迤如画。左连幽墅,园田鸡犬,疑非人间。溯流数百步至岩,岩下有湾壤沮洳,因导为新泉。山有二洞九室,西南曰白龙洞,横透巽维,蜕骨如玉;西北曰玄岩洞,曲通坎隅,晴眺漓水。玄岩之上曰丹室,白龙之右曰夕室,巽维北,梯险至仙窟。北又有石室,参差呀豁,延景宿云。其洞室并乳溜凝化,诡势奇状,俯而察之,如伞如軬,如栾栌支撑,如莲蔓藻井。左睨右瞰,似帘似帏,似松偃竹袅,似海荡云惊,其玉池井岚飙回遝交错,迷不可纪。从夕室,梁溪向郭,四里而近,去松衢二百步而遥。余获之,自贺若获荆璆与蛇珠焉。亦疑夫大舜游此而忘归矣。遂命发潜敞深,隥危宅胜,既翼之以亭榭,又韵之以松竹,似宴方丈,如升瑶台,丽如也,畅如也,以溪在郡南,因目为南溪,兼赋诗十韵以志之。宝历二年三月七日叙。诗:
引用典故:浮丘翁
玄岩丽南溪,新泉发幽色。
岩泉孕灵秀,云烟纷崖壁。
斜峰信天插,奇洞固神辟。
窈窕去未穷,环回势难极。
玉池似无水,玄井昏不测。
仙户掩复开,乳膏凝更滴。
丹砂有遗址,石径无留迹。
南眺苍梧云,北望洞庭客。
萧条风烟外,爽朗形神寂。
若值浮丘翁,从此谢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