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典故:淮南鸡舐药 屠狗 贩缯 主人翁 左契
皇都依仁里,西北有高斋。
昨日主人氏,治井堂西陲。
工人三五辈,辇出土与泥。
到水不数尺,积共庭树齐。
他日井甃毕,用土益作堤。
曲随林掩映,缭以池周回。
下去(一作寂)穴,上承雨露滋。
寄辞别地脉,因(一作固)言谢泉扉。
升腾不自意,畴昔忽已乖(一作垂)
伊余掉行鞅,行行来自西。
一日下马到,此时芳草萋。
四面多好树,旦暮云霞姿。
晚落花满地,幽鸟鸣何枝。
萝幄既已荐,山樽亦可开。
待得孤月上,如与佳人来。
因兹感物理,恻怆平生怀。
茫茫此群品,不定轮与蹄。
喜得舜可禅,不以瞽瞍疑。
禹竟代舜立,其父吁咈哉。
嬴氏并六合,所来因不韦。
汉祖把左契,自言一布衣。
当涂佩国玺,本乃黄门携。
长戟乱中原,何妨起戎氐。
不独帝王耳,臣下亦如斯。
伊尹佐兴王,不藉汉父资。
蟠溪老钓叟,坐为周之师。
屠狗贩缯,突起定倾危。
长沙启封土,岂是出程姬。
帝问主人翁,有自卖(一作夐)珠儿。
武昌昔男子,老苦为人妻。
蜀王有遗魄,今在林中啼。
淮南鸡舐药,翻向云中飞。
大钧运群有,难以一理推。
(一作愿)于冥冥内,为问秉者谁。
我恐更万世,此事愈云为
猛虎与双翅,更以角副之。
凤凰不五色,联翼上鸡栖。
我欲秉钧者,朅来与我偕。
浮云不相顾,寥泬谁为梯。
悒怏夜将(一作参)半,但歌井中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