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二首 其二(唐·李商隐)
  五言排律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乙卯年有感,丙辰年诗成。二诗纪甘露之变。

引用典故:一阳生 五色棒 

丹陛犹敷奏,彤庭歘战争。临危对卢植,始悔用庞萌。

御仗收前殿(一作队),兵(一作凶)徒剧背城苍黄五色棒掩遏一阳生

古有清君侧,今非乏老成。素心虽未易,此举太无名。

谁瞑衔冤目,宁吞欲绝声。近闻开寿宴,不废用咸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蔡宽夫诗话》
义山诗集载《有感》篇而无题,自注云:“乙卯年有感,丙辰年诗成。”其中有“如何本初辈、自取屈氂诛”,又“苍黄五色棒,掩遏一阳生”之语。按李训、郑注作乱,实以冬至日,是年岁在乙卯,则足诗盖为训、注作也。唐小说记此事,谓之《乙卯记》,大抵不敢显斥之云。
《唐诗归》
钟云:郑重流走(“古有”二句下)。钟云:风切时事诗,典重有体。从老杜《伤春》等作得来。
《答万季野问》
义山初时亦学少陵,如《有感》五言二长韵可见矣。到后来力能自立,乃别止《楚辞》一路,如《重有感》七律,亦为“甘露之变”而作,而体格迥殊也。
《载酒园诗话》
此作正纪甘露之变耳。“丹陛犹敷奏”,是韩约报甘露降石榴枝上。“彤庭歘战争”,是幕中兵见,仇士良仓皇捧乘舆入,召刘泰伦、魏仲卿帅禁兵击杀朝士。“临危对卢植”,是士良以王涯手状上呈。召郑覃、令狐楚示之。“始悔用庞萌”,是暗指(李)训、(郑)注。“御仗收前殿,凶徒剧背城”,是军政皆归于两中尉,百官入朝,至露刃夹道。“仓皇五色棒,掩遏一阳生”、乃引魏武为洛阳北部尉,杀蹇硕叔父事。又曰“古有清君侧……宁吞欲绝声”,伤涯、悚、元舆辈谋之不善,而又重惜其怨冤也。“近闻开寿宴,不废用咸英”,尤见举朝敛手,莫敢正言,慨叹无尽。
《李义山诗集辑评》
朱彝尊曰:用意精严,立论婉挚,少陵“诗史”又何加焉!
《唐诗别裁》
为甘露之变时作。前一首恨李训、郑注之浅谋,后一首咎文宗之误任非人也。
《五七言今体诗钞》
长律唯义山犹欲学杜,然但摹其句格,不得其一气喷薄、顿挫精神、纵横变化处。《有感二首》,世所共推,然唯“古有清君侧”以下八句佳,其馀叙事殊乏步骤。
《石园诗话》
李义山《有感》云:“古有清君侧,今非乏老成。素心虽非易,此举太无名。谁瞑衔冤目?宁吞欲绝声。”于甘露之变,感愤激烈,不同于众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