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歌(唐·李商隐)
  七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敛笑凝眸意欲歌,高云不动碧嵯峨。铜台罢望归何处,玉辇忘还事几多。

青冢路边南雁尽,细腰宫里北人过。此声肠断非今日,香灺灯光奈尔何。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摘钞》
首句写歌态如见。次句用遏云事,活甚。中四句言昔时歌舞之地,声消影灭,不堪回首想。七八承明之,云此际香消烛尽之后,亦堪肠断,其如此娇眸笑靥何哉!
《唐诗贯珠》
通篇是闻歌而悲伤。
《玉溪生诗意》
一,将歌时美人情态;二即遏云。三四歌之妙绝,五六歌之悲感,故肠断而唤奈何也。
《玉溪生诗说》
首二句点明,中西句掷笔宕开,而以七句承明,八句拍合,极有画龙点睛之妙。但情韵深而意格靡。第一句鄙,第二句是长吉歌行一派,入七律亦涩,终非佳篇,存看笔法耳。
《李义山诗辨正》
此诗在晚唐少有媲,无所谓格调靡靡也。首句不鄙。“碧云”句比喻极佳。
《李义山诗偶评》
此诗制格最奇。闻歌正面,首二句已写出,以下皆衬托之笔,七八句乃收到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