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宫词(唐·李商隐)
  七言绝句 押青韵  显示自动注释

永寿兵来夜不扃,金莲无复印中庭梁台歌管三更罢,犹自风摇九子铃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载酒园诗话》
义山咏史,多好讥刺,如“梁台歌管三更罢,犹自风摇九子铃”、“晋阳已陷休回顾,更请君王猎一回”、“如何一梦高唐雨,自此无心入武关”。然论前代之事,则足以备讽戒,昭代则不可,不曰“定、哀之间多微词”乎!
《玉溪生诗意》
不见金莲之迹,犹闻玉铃之音。不闻于梁台歌管之时,而在既罢之后。荒淫亡国,岂能一一写尽,只就微物点出,令人思而得之。
《李义山诗集笺注》
姚培谦曰:荆棘铜驼,妙在从热闹中写出。
《唐诗别裁》
此篇不着议论,“可怜夜半虚前席”竟着议论,异体而各极其致。
《玉溪生诗集笺注》
冯钝吟曰:咏史俱妙在不议论。徐逢原曰:伤敬宗也,借古为言,四句中事皆备具。
《李义山诗集辑评》
纪昀云:意只寻常,妙从小物寄慨,倍觉唱叹有情。
《李义山诗辨正》
此自是咏史诗,别无寓意,深解者失之。谓指敬宗,亦无实证。义山大中十一年充柳仲郢盐铁推官,此或江东客游时,经过六朝故宫而作者欤?
《诗境浅说续编》
“梁台歌管三更罢,犹自风摇九子铃。”人去台空,风铃自语,不着议论,洵哀思之音也。
《唐人绝句精华》
三句言兵入永寿殿而笙歌罢,此时庄严寺之九子铃犹自因风而摇,以铃声与笙歌对比,即从热闹中写其衰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