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和歌辞 神弦别曲(一作神弦别曲)(唐·李贺)  显示自动注释

巫山小女隔云别,松花春风山上发。绿盖独穿香径归,白马花竿前孑孑。

蜀江风澹水如罗,堕兰谁泛相经过。南山桂树为君死,云衫残污红脂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载酒园诗话又编》
(《神弦曲》、《神弦别曲》)二诗真有《湘君》、《山鬼》之遗。但中篇(按指《神弦》)语太浅直,如“呼星召鬼歆杯盘,山魅食时人森寒”,形容殊劣。二诗已不能尽奇;《骚》岂易及?况“奴仆”耶!
《昌谷集注》
巫以为神临去而作此以别也。巫山神女由山中来,亦自山中去。春风忪花,绿盖白马,遵此氏逝。来时怒涛惊拥,去则风浪恬然,水纹如縠。“南山”二句,言桂宁为君死,而使绿叶贞干之不凋;花宁为君容,而如云袖红脂之投艳也。神既受享而归,自当降祥默祐。总以形容巫之荒诞,而崇之者愚昧、深信以望福之自来,太可笑也。
《李长吉诗集批注》
此专首送神也。无一奇语,自见虚无。结之“君”,谓女巫也。桂之死,因女巫也。草木何知?亦为情死,则女巫之妖妄惑人可知矣。末言其衫透肌肤,汗污浅浅,尤冶(末二句下)。
《李长吉歌诗汇解》
姚仙期曰:“秦俗鄙俚,其阴阳神鬼之间,不能无亵慢荒淫之杂,长吉更定其辞,以巫不可信,故言多讽刺云。”琦谓不然。长吉诗脉本自《楚骚》,以《楚骚》之解解二诗,求所谓讽刺之自”、竟安有哉!
《王闿运手批唐诗选》
如见山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