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弄(唐·李贺)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相和歌辞 江南弄

江中绿雾起凉波,天上叠巘红嵯峨。水风浦云生老竹,渚暝蒲帆如一幅。

鲈鱼千头酒百斛,酒中倒卧南山绿。吴歈越吟未终曲,江上团团帖寒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镜》
末句朦胧晚沉。
《唐风定》
长吉歌行艳称古今,大抵皆魔语耳。顾华玉诋其怪诞,是具眼人。随声赏爱之流,皆入其云雾耳。独予违众黜之,存此一首,以观其概。
《李长吉集》
极雕而佳。状月是昌谷独造(末句下)。
《昌谷集注》
此羡江南之景物艳冶也,绿务在水,红霞映天;翠筱阴凝,江船晚泛;鲈鱼美酒,山影垂尊;洗耳清音,月浮水面。自足令人神往矣。
《载酒园诗话又编》
世皆称长吉为鬼仙之才,语殊不谬。然其集中,亦自有清新俊逸者。如《崇义里滞雨》曰:“忧眠枕剑匣,客帐梦封候。”《伤心行》曰:“灯青兰膏歇,落照飞蛾舞。古壁生凝尘,羁魂梦中语。”《始为奉礼忆昌谷山居》曰:“不知船上月,谁掉满溪云?”《秋凉寄兄》曰:“梦中相聚笑,觉见半床月。”《江南弄》曰:“江中绿雾起凉波,天上叠巘红嵯峨……”写景真是如画,何尝鬼语,亦何尝不佳?按“闭团贴寒玉”,注以为荷,余意或足言月,观上文“渚暝”可见,且与“吴歈越吟未终曲”句相应尤急。
《历代诗法》
此诗思致敏妙,无一毫怪诞处。
《李长吉诗集批注》
语稚,不得以《左传》“如布帛之存幅”为解(“渚瞑蒲帆”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