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
长平箭头歌(唐·李贺)  显示自动注释

漆灰骨末丹水沙,凄凄古血生铜花白翎金簳雨中尽,直馀三脊(一作径寸)狼牙

我寻平原乘两马,驿东石田蒿坞下。风长日短星萧萧,黑旗云湿悬空夜。

左魂右魄啼肌瘦,酪瓶倒尽将羊炙。虫栖雁病芦笋红,回风送客吹阴火。

访古汍澜收断镞,折锋赤璺曾刲肉。南陌东城马上儿,劝我将金换簝竹。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昌谷集注》
唐室自开元以后,寇盗藩镇叛乱杀伐,迄无宁日;天下户口四分减二,死亡略尽。贺过长平,得古箭头而作此歌,吊国殇也。首句见当日作矢之妙,历久而漆灰等物犹然未泯。太公《六韬》曰:亦茎以铜为首。血痕久溅铜上,致斑谰如花。年代累变,竿尽镞作。我来长平之原,于荒芜之地,傍睨景物,倍尽阴惨。白骨遍野,鬼尚凭依悲号,苦无所归。当年家乡远隔,此日岁月久淹,谁为奠以酪浆而荐以羊炙耶?虫雁啼秋、风卡燐起,我方洒泪,收此断镞。锋头虽折,而腐肉犹封,对此能不为之寒心?乃马上健儿毫无狐兔之悲,反劝我买竹为竿。总之,天运人心,一归好杀,良可浩叹也!
《李长吉诗集批注》
结末二语,非欲从其劝,乃正笑其劝也。长平,坑降卒地,偶得箭头,心情惟吊古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