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君讳炼白湖南湘乡人奔走革命十年余一晤之上海辛因再晤之南都白宫三晤之吴门植园每晤必殷勤问讯如晨夕交焉今年春率众攻长沙伪将军行署事败为汤芗铭所捕剖腹而死烹心肝以飨士云。
屠肠侪聂政,把袖失荆卿。
成败空天问,精诚贯日明。
哭君今夕泪,知我旧时情。
衡岳荒荒峙,湘波怒岂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