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曰:太元中。王父龛定淮南。负荷世业。专主隆人。逮贤相徂谢。君子道消。拂衣蕃岳。拂衣蕃岳。考卜东山。事同乐生之时。志期范蠡之举。〗
达人贵自我,高情属天云
兼抱济物性,而不缨垢氛
段生藩魏国,展季救鲁民。
弦高犒晋师,仲连却秦军。
临组乍不緤,对圭宁肯分。
惠物辞所赏,励志故绝人。
苕苕历千载,遥遥播清尘
清尘竟谁嗣,明哲垂经纶。
委讲辍道论,改服康世屯
屯难既云康,尊主隆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