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节写道:一九五七年罗稷南向毛主席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疑问:要是今天鲁迅还活著,他可能会怎样?毛回答说:“以我的估计,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
惯于长夜过春时,挈妇将雏鬓有丝。
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
忍看朋辈新鬼,怒向刀丛小诗
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按:这首诗见于《南腔北调集·为了忘却的纪念》,为悼念“左联”五烈士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