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湖曲(明末清初·吴伟业)  显示自动注释

鸳鸯湖畔草粘天,二月春深好放船。柳叶乱飘千尺雨,桃花斜带一溪烟。

烟雨迷离不知处,旧堤却认门前树。树上流莺三两声,十年此地扁舟住。

主人爱客锦筵开,水阁风吹笑语来。画鼓队催桃叶伎,玉箫声出柘枝台。

轻靴窄袖娇妆束,脆管繁弦竞追逐。云鬟子弟按《霓裳》,雪面参军舞《鸲鹆》。

酒尽移船曲榭西,满湖灯火醉人归。朝来别奏新翻曲,更出红妆向柳堤。

欢乐朝朝兼暮暮,七贵三公何足数。十幅蒲帆几尺风,吹君直上长安路。

长安富贵玉骢娇,侍女薰香护早朝。分付南湖旧花柳,好留烟月伴归桡。

那知转眼浮生梦,萧萧日影悲风动。中散弹琴竟未终,山公启事成何用。

东市朝衣一旦休,北邙抔土亦难留。白杨尚作他人树,红粉知非旧日楼。

烽火名园窜狐兔,画阁偷窥老兵怒。宁使当时没县官,不堪朝市都非故。

我来倚棹向湖边,烟雨台空倍惘然。芳草乍疑歌扇绿,落英错认舞衣鲜。

人生苦乐皆陈迹,年去年来堪痛惜。闻笛休嗟石季伦,衔杯且效陶彭泽。

君不见白浪掀天一叶危,收竿还怕转船迟。世人无限风波苦,输与江湖钓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