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周公东征也。周公东征,三年而归,劳归士,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也。一章言其完也,二章言其思也,三章言其室家之望女也,四章乐男女之得及时也。君子之于人,序其情而闵其劳,所以说也。说以使民,民忘其死,其唯《东山》乎。
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
制彼裳衣,勿士行枚
蜎蜎桑野
独宿,亦在车下。(一章)

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
果裸之实,亦施于宇。
伊威在室,蟏蛸在户。
鹿场熠耀宵行
不可畏也,可怀也。(二章)

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
鹳鸣,妇叹于室。
洒埽穹窒,我征聿
敦瓜苦,栗薪
自我不见,于今三年。(三章)

东山慆慆不归
我来自东,零雨
仓庚于飞熠耀其羽。
之子于归皇驳其马。
亲结其九十其仪。
孔嘉,其如之何(四章)

按:东山四章,章十二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