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溪行(一作宣州清溪)(唐·李白)
  押纸韵  显示自动注释

清溪清我心,水色异诸水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

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向晚猩猩啼,空悲远游子。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苕溪渔隐丛话》
《复斋漫录》云:山谷言“船如天上坐,人似镜中行”,又云“船如天上坐,鱼似镜中悬”沈云卿诗也。老杜云“春水船如天上坐”,祖述佺期之语也,继之以“老年花似雾中看”,盖触类而长之。予以云卿之诗,原于王逸少《镜湖》诗所谓“山阴路上行,如坐镜中游”之句。然李太白《入青溪山》亦云:“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虽有所袭,然语益工也。
《唐宋诗醇》
伫兴而言,铿然古调,一结有言不尽意之妙。
《李太白诗醇》
五、六笔有画致,七、八使人凄然。严云:夫“子”字亦非概用。
《唐诗鉴赏辞典》
这是一首情景交融的抒情诗,是天宝十二载(753)秋后李白游池州(治所在今安徽贵池)时所作。池州是皖南风景胜地,而风景名胜又大多集中在清溪和秋浦沿岸。清溪源出石台县,象一条玉带,蜿蜒曲折,流经贵池城,与秋浦河汇合,出池口泻入长江。李白游清溪写下了好多有关清溪的诗篇。这首《清溪行》着意描写清溪水色的清澈,寄托诗人喜清厌浊的情怀。
“清溪清我心”,诗人一开始就描写了自己的直接感受。李白一生游览过多少名山秀川,独有清溪的水色给他以清心的感受,这就是清溪水色的特异之处。
接着,诗人又以衬托手法突出地表现清溪水色的清澈。新安江源出徽州,流入浙江,向以水清著称。南朝梁沈约就曾写过一首题为《新安江水至清浅深见底贻京邑游好》的诗:“洞彻随深浅,皎镜无冬春。千仞写乔树,百丈见游鳞。”新安江水无疑是清澈的,然而,和清溪相比又将如何呢?“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新安江那能比得上清溪这样清澈见底呢!这样,就以新安江水色之清衬托出清溪的更清。
然后,又运用比喻的手法来正面描写清溪的清澈。诗人以“明镜”比喻清溪,把两岸的群山比作“屏风”。你看,人在岸上行走,鸟在山中穿度,倒影在清溪之中,就如:“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这样一幅美丽的倒影,使人如身入其境。胡仔云:“《复斋漫录》云:山谷言:‘船如天上坐,人似镜中行。’又云:‘船如天上坐,鱼似镜中悬。’沈云卿诗也。……予以云卿之诗,原于王逸少《镜湖》诗所谓‘山阴路上行,如坐镜中游’之句。然李太白《入青溪山》亦云:‘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虽有所袭,然语益工也。”(《苕溪渔隐丛话》)
最后,诗人又创造了一个情调凄凉的清寂境界。诗人离开混浊的帝京,来到这水清如镜的清溪畔,固然感到“清心”,可是这对于我们这位胸怀济世之才的诗人,终不免有一种心灵上的孤寂。所以入晚时猩猩的一声声啼叫,在诗人听来,仿佛是在为自己远游他乡而悲切,流露出诗人内心一种落寞悒郁的情绪。
(郑国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