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
相和歌辞 猛虎行(一作猛虎行)(唐·李白)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一掷 一饭千金 犯龙鳞 萧曹 

朝作猛虎行,暮作猛虎吟。肠断非关陇头水,泪下不为雍门琴。

旌旗(一作旌旌)缤纷两河道,战鼓惊山欲倾(集作颠)倒。

秦人半作燕地囚,胡马翻衔洛阳草。一输一失关下兵,朝降夕叛幽蓟城。

巨鳌未斩海水动,鱼龙奔走安得宁。颇似楚汉时,翻覆无定止

朝过博浪沙,暮入淮阴市。张良未遇韩信贫,刘项存亡在两臣。

暂到下邳受兵略,来投漂母作主人。贤哲栖栖古如此,今时亦弃青云士。

有策不敢犯龙鳞,窜身南国避胡尘。宝书(一作玉)剑挂高阁,金鞍骏马散故人。

昨日方为宣城客,掣铃交通二千石。有时六博快壮(一作寸)心,绕床三匝一掷

楚人每道张旭奇,心藏风云世莫知。三吴邦伯多(一作皆)顾盼,四海雄侠皆相推(一作两追随)

萧曹曾作沛中吏,攀龙附凤当有时。溧阳酒楼三月春,杨花漠漠(一作茫茫)愁杀人。

胡人(集作雏)绿眼吹玉笛,吴歌白纻飞梁尘。丈夫相见(一作到处)且为乐,槌牛挝鼓会众宾

我从此去钓东海,得鱼笑寄情相亲。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李太白诗集》
严羽评:太滥漫,疑非白诗,然声情却似。
杨遂《李太白故宅记》
《猛虎行》,可以勖立节之士矣。
《李太白全集》
王琦注:是诗当天宝十五载之春,太白与张旭相遇于溧阳,而太白又将遨游东越,与旭宴别而作也。……至萧氏訾此诗非太白之作,以为用事无伦理,徒尔肆为狂诞之间;首尾不相照,脉络不相贯,语意斐率,悲欢失据:必是他人诗窜入集中者……今细阅之,所谓“无伦理”、“肆狂诞”者,必是“楚汉翻覆”、“刘项存亡”等字,疑其有高视禄山之意,而不知正是伤时之不能收揽英雄,遂使竖子得以猖狂耳。何为以数字之辞,而害一章之意耶?至其悲也以时遇之艰,其欢也以得朋之庆,两意本不相碍。首尾一贯,脉络分明,浩气神行,浑然无迹,乃七古之佳者。有识之士,自能别之。不知萧氏何以云云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