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中行乐词 其一(唐·李白)
  五言律诗 押微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奉诏作。明皇坐沈香亭,意有所感,欲得白为乐章。召入,而白已醉,左右以水颒面,稍解。援笔成文,宛丽精切。

引用典故:金屋 

小小金屋,盈盈在紫微山花插宝髻,石竹绣罗衣。

每出深宫里,常随步辇归。只愁歌舞散,化作綵云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诗旨》云:诗之华而不浮者,“山花”、“石竹”一联是也。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陈德公曰:此等诗裁,原期工艳,既瞻彩丽,复得高亮,声色俱美,便征才情。若更姿韵流溢。尤擅情文之胜矣。评:通首流丽,一结缥渺,遂使全体氤氲。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丽语难于超妙,太白故是仙才。结用“巫山”事无迹。
《岘佣说诗》
太白“汉宫谁第一?飞燕在昭阳”、“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皆讥明皇、杨妃事,何等婉曲!
《李太白诗醇》
严沧浪曰:“山花”泛指,“石竹”专指,似一虚一实。“插宝髻”、虚者实之;“绣罗衣”,实者虚之。七、八是乐不可极意,出之逸,不觉腐。
《唐诗鉴赏辞典》
李白《宫中行乐词》,今存八首,据孟棨记载,是李白奉召为唐玄宗所作的遵命文字之一。
这一首五律,写一位年轻的、甚至是幼年宫女。首联写丰姿仪态。“小小”、“盈盈”,有爱怜意。金屋,用汉武及阿娇事,这里指深宫。紫微,天子所居。次联写幼女服饰。满衣绣着石竹,满头插着山花,一片天真,似不知其身在深宫。
第三联写幼女随步辇出入宫禁的情景。隋代诗人虞世南奉炀帝命嘲司花女袁宝儿的诗:“学画鸦黄半未成,垂肩亸袖太憨生。缘憨却得君王惜,常把花枝傍辇行。”袁宝儿为长安所贡御车女,方十五岁,騃憨多态。时洛阳献迎辇花,炀帝命袁宝儿持之,号曰司花女。因命虞世南嘲袁宝儿娇憨之状,故诗中所写重在娇憨二字。李诗这里用步辇故事,也是暗写此幼年宫女之娇憨。步辇,不驾马,用宫人挽车。这一联,实际上用虞世南诗意。
前六句是描写人物,字字有姿态仪容,字字见曼丽风神;点染人物娇憨天真,颇见作者怜惜之心。最后两句用点睛法,侧写宫女之风韵神采。以彩云之轻飞,象人物之去,觉凌波微步,不如此之轻盈。全诗只写此宫女之娇憨,只写其天真无邪,对其轻歌曼舞却不着一字。只在最后以“愁”表示作者眷念之感,以“彩云”之绚丽飘逸传人物之神。李白诗中数用“彩云”字样,只此诗为最感人,对后世影响也大。北宋晏几道《临江仙》:“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即化用此诗结句。
这首诗清丽飘洒,神韵飞逸。把这种宫廷行乐诗,写得丽而不腻,工而疏宕,前人所谓“丽语难于超妙”,正是作者超群出众之处。
(孙艺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