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
奉和晦日幸昆明池应制(唐·宋之问)
  五言排律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镐饮 尧蓂 

春豫灵池会,沧波帐殿开。舟淩石鲸度,槎拂斗牛回。

节晦蓂全落,春迟柳暗催。象溟看浴景,烧劫辨沈灰。

镐饮周文乐,汾歌汉武才。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纪事》
中宗正月晦日幸昆明池赋诗,群臣应制百馀篇。帐殿前结采楼,命昭容选一首为新翻御制曲。从臣悉集其下,须臾纸落如飞,各认其名而怀之。既进,唯沈、宋二诗不下。又移时,一纸飞坠,竞取而观,乃沈诗也。及闻其评曰:二诗工力悉敌。沈诗落句云:“微臣衰朽质,羞睹豫章材。”盖词气已竭。宋诗云:“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犹陟健举。沈乃伏,不敢复争。
《瀛奎律髓》
用“春”字、“豫”字便好。“节晦蓂全落”,见得是正月三十日。急着“春迟柳暗催”一句,足其意。池象溟海而观浴日,既已壮丽,又引胡僧劫灰事为偶,则尤精切,可谓极天下之工矣,“镐饮”、“汾歌”一联,王禹玉袭为《上元应制诗》,殊不知之问已先用矣。尾句尤佳。“不愁明月尽”,谓晦日则无月也。池中自有大蚌明月之珠,如近世甓社湖珠现是也。妙甚。
《唐诗广选》
僧皎然曰:此诗家射雕手,使曹、刘降格,未知孰胜。王元美曰:此题沈、宋二作,中间警联无一字不称。特沈末是累句中累句,宋结是佳句中佳句。梅禹金曰:皇甫洋云:“此诗结句,惟李诗‘只愁歌舞罢,化作彩云飞’足以相似。”予谓宋意含而远,李意扬而竭,终当宋胜。
《唐诗直解》
起句用“春豫”字便好,后用事精切,影题思巧。
《唐诗镜》
三、四语气响湛。“象溟”二语擅扬,不及沈佺期“双星”二语色象尤胜。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此诗经昭容评后,遂为千秋绝调。然非天挺才华,神情焉得焕发萃美如此,即延清亦不自知其工也。
《唐诗观澜集》
严整精确,无懈可击。结尤神采,固当制胜。
《网师园唐诗笺》
从“晦日”翻进,巧映昆明(尾联下)。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评:三、四警动,五、六生隽,七、八亦关裁琢,九、十平平一叙,结韵振发,“健举”非诬。
《唐诗近体》
严整中老气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