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
游麻姑山九首 其一 麻姑山(宋·曾巩)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军南古原行数里,忽见峻岭横千寻。谁开一径破苍翠,对植松柏何森森。

危根自迸古崖出,老色不畏莓苔侵。修竹整整俨朝士,下荫石齿明如金。

遂登半岭望城郭,但见积霭萦江浔冈陵稍转露楼阁,沙莽忽尽横园林。

秋光已逼花草歇,寒气况乘岩谷深。我驰轻舆岂知倦,倏忽遂觉穷嵚崟。

龙门谁来此中凿,玉简不记何年沉。泉声可听真众籁,泉意欲写无瑶琴。

斗回地势平如削,䆉稏百顷黄差参。横开三门两出路,却立两殿当崖阴。

深廊千步抵岩腹,桀木万本摩天心。碑文磊嵬气不俗,笔划缥缈工非今。

世传仙人家此地,天风泠泠吹我襟。今人岂解不老术,可怪绿发常盈簪。

根源分明我能说,一室倾里输琅琳。相高既不拥耒耜,方壮又不持戈镡。

我丁轗轲岂暇议,直喜虚旷开烦襟。清谣出口若先构,白酒到手无停斟。

山人执袂与我语,留我馈我山中禽。玲珑当窗急雨洒,窈窕隔溪孤笛吟。

未昏已移就明烛,病骨夜宿添重衾。神醒气生目无睡,到晓独爱流泉音。

起来身去接尘事,片心未省忘登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