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
南湖行二首 其二(宋·曾巩)  显示自动注释

东南溪水来何长,若耶清明宜靓妆南湖一吸三百里,古人已疑行镜里。

春风来吹不生波,秀壁如奁四边起。蒲芽荇蔓自相依,踯躅夭桃开满枝。

求群白鸟映沙去,接翼黄鹂穿树飞。我坐荒城苦卑湿,春至花开曾未知。

荡桨如从武陵入,千花百草使人迷。山回水转不知远,手中红螺岂须劝。

轻舟短楫此溪人,相要水上亦湔裙。家住横塘散时晚,分明笑语隔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