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宋·黄庭坚)  显示自动注释

序:吉祥长老设长松汤,为作。有僧病痂癞,尝死金刚窟。有人见者,教服长松汤,遂复为完人

汤泛冰瓷一坐春。长松林下得灵根。吉祥老子亲拈出,个个教成百岁人。

灯焰焰,酒醺醺。壑源曾未醒酲魂与君更把长生碗,聊为清歌驻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