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宋学士次道寄澄心堂纸百幅(宋·梅尧臣)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寒溪浸楮舂夜月,敲冰举帘匀割脂。焙乾坚滑若铺玉,一幅百钱曾不疑。

江南老人有在者,为予尝说江南时。李主用以藏秘府,外人取次不得窥。

城破犹存数千幅,致入本朝谁谓奇。漫堆閒屋任尘土,七十年来人不知。

而今制作已轻薄,比于古纸诚堪嗤。古纸精光肉理厚,迩岁好事亦稍推。

五六年前吾永叔,赠予两轴令宝之。是时颇叙此本末,遂号澄心堂纸诗。

我不善书心每愧,君又何此百幅遗。重增吾赧不敢拒,且置缣箱何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