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吴牛事水田,只见黄犁负车轭。
今牵大车同一群,又与骡驴走长陌。
卬头阔步尘蒙蒙,不似缓耕泥洦洦(疑当作汨汨)
一一夜眠头向南,越鸟心肠谁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