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和还如九酘醅,更醇更美未嫌来。
相逢莫作两般眼,一饮不辞三百杯。
嵇阮当时无俗虑,山王虽贵亦能陪。
如今世态尤堪薄,只把官资满眼堆
⑴ 自注:袁绍饮郑玄,自旦(宋荦本作早)至暮三百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