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予与张平甫自南昌同游西山玉隆宫,止宿而返,盖乙卯三月十四日也。是日即平甫初度,因买酒茅舍,并坐古枫下。古枫,旌阳在时物也。旌阳尝以草屦悬其上,土人谓屦为屐,因名曰挂屐枫。苍山四围,平野尽绿,隔涧野花红白,照影可喜,使人采撷,以藤纠缠著枫上。少焉月出,大于黄金盆。逸兴横生,遂成痛饮,午夜乃寝。明年,平甫初度,欲治舟往封禺松竹间,念此游之不可再也,歌以寿之
曾共君侯历聘来。
去年今日踏莓苔。
旌阳宅里疏疏磬。
挂屩枫前草草杯。

呼煮酒,摘青梅。
今年官事莫徘徊。
移家径入蓝田县,急急船头打鼓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