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畬田,峡中刀耕火种之地也。春初斫山,众木尽蹶,至当种时,伺有雨候。则前一夕火之,藉其灰以粪。明日雨作,乘热土下种,即苗盛倍收,无雨反是。山多硗确,地力薄,则一再斫烧始可蓺。春种麦豆,作饼饵以度,夏秋则粟熟矣。官输甚微,巫山民以收粟三百斛为率,财用三四斛了二税。食三物以终年,虽平生不识粳稻,而未尝苦饥。余因记吴中号多嘉谷,而公私之输顾重,田家得粒食者无几,峡农之不若也。作诗以劳之。
峡农生甚艰,斫畬大山巅。
赤埴无土膏,三刀财一田。
颇具穴居智,占雨先燎原。
雨来亟下种,不尔生不蕃。
麦穗黄剪剪,豆苗绿芊芊
饼饵了长夏,更迟秋粟繁。
税亩不什一,遗秉得餍餐。
何曾识粳稻,扪腹尝果然。
我知吴农事,请为峡农言。
吴田黑壤腴,吴米玉粒鲜。
长腰瓠犀瘦,齐头珠颗圆。
红莲胜彫胡,香子馥秋兰。
或收虞舜馀,或自占城传。
早籼与晚䆉,滥吹甑甗间。
不辞春养禾,但畏秋输官。
奸吏大雀鼠,盗胥众螟蝝。
掠剩增釜区,取盈折缗钱。
两钟致一斛,未免催租瘢
重以私债迫,逃屋无炊烟。
晶晶云子饭,生世不下咽。
食者定游手,种者长流涎。
不如峡农饱,豆麦终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