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槽真珠太森严,兵厨玉友专甘醇。
两家风味欠商略,偏刚偏柔俱可怜。
使君袖有转物手,鸬鹚杓中平等分。
更凭石髓媒妁之,混融并作一家春。
季良不用笑伯高,张竦何必讥陈遵。
时中便是尼父圣,孤竹柳下成一人。
平虽有智难独任,勃也未可嫌少文。
黄龙丙魏要兼用,姚宋相济成开元。
试将此酒反观我,胸中问学当日新。
更将此酒达观国,宇宙皆可归经纶。
书生触处便饶舌,以一贯万如斲轮。
使君闻此却绝倒,罚以太白眠金尊。(同上书丙编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