憎蚊(庆历六年)(宋·欧阳修)  显示自动注释

扰扰万类殊,可憎非一族。甚哉蚊之微,岂足污简牍。

乾坤量广大,善恶皆含育荒茫(一作荒)三五前,民物交相黩。

禹鼎象神奸,蛟龙远潜伏。周公驱猛兽,人始居川陆。

尔来千百年,天地得清肃。大患已云除,细微遗不录。

蝇虻蚤虱虮,蜂蝎蚖蛇蝮。惟尔于其间,有形才一粟

虽微无柰众,惟小难防毒。尝闻高邮间,猛虎死凌辱。

哀哉露筋女,万古雠不复。水乡自宜尔,可怪穷边俗。

晨飧下帷帱,盛暑泥驹犊。我来守穷山,地气尤卑溽。

官闲懒所便,惟睡宜偏足。难堪尔类多,枕席厌缘扑。

熏檐(一作之)苦烟埃,燎壁疲照烛。荒城繁草树,旱气飞炎熇

羲和驱日车,当午不转毂。清风得夕凉,如赦脱囚梏。

扫庭露青天,坐月荫嘉木。汝宁无他时(一作日),忍此见(一作见此)迫促。

翾翾伺昏黑,稍稍出壁屋。填空来若翳,聚隙多可掬。

丛身疑陷围,聒耳如遭哭。猛攘欲张拳,暗中甚(一作疑)飞镞。

手足不自救,其能营背腹。盘餐劳扇拂,立寐僵僮仆。

端然穷百计,还坐瞑双目。于吾固不较,在尔诚为酷。

谁能推物理,无乃乖人欲。驺虞凤凰麟,千载不一瞩。

思之不可见,恶者无由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