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京乐 大石(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禁烟近,触处、浮香秀色相料理。正泥花时候,奈何客里,光阴虚费。

箭波无际。迎风漾日黄云委。任去远,中有万点,相思清泪。

到长淮底。过当时楼下,殷勤为说,春来羁旅况味。

堪嗟误约乖期,向天涯、自看桃李。想而今、应恨墨盈笺,愁妆照水。

怎得青鸾翼,飞归教见憔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以情语为体,激情澎湃,摄人魂魄,想象奇特,笔力雄健,把春日羁旅怀人的柔情表现得淋漓尽致。作者通过内心独白,俨然以词代书,通篇对恋人作情语,情感时而激情如潮,时而悲徊如波,汩汩滔滔 ,感人肺腑 。全词挥洒自如,汪洋恣肆,波澜起伏,体现出清真词以健笔写柔情的艺术特色。
“禁烟近,触处浮香秀色相料理 。”起笔三句写寒食将近 ,到处花气浮动 ,到处花光闪烁,撩人情思。“正泥花时候,奈何客里,光阴虚费。”三句,由触处秀色引出赏花无心 ,遂一转而为对恋人之告语,以至于曲终 。伤春正所以怀人。“望箭波无际。迎风漾日黄云委 。”望着眼前一派河水,水急如箭,浩渺无际,竟至对顶长风,荡漾白出,吞吐黄云。以河水相思,其言外之意是,水流之急,如我归心似箭,水势之大 ,则如我相思无限。下边,“任去远,中有万点相思清泪。到长淮底。过当时楼下,殷勤为说,春来羁旅况味。”六句实为一长句 ,一气直贯上片歇拍与下片开头 。它紧接“ 箭波“之意象涌来,为激情之高潮。词人倾诉其流不尽的万点相思清泪注入滔滔箭波,奔流直到淮河里,直到当时与情人相会的河楼下 ,呜咽诉说,这一春来滞留异乡苦苦相思的滋味。
情人此一长句如涌狂澜,为激情奔放之高潮。下三句一变而为微波轻漾,低徊无已 。“堪嗟误约乖期,向天涯、自看桃李 。”词人悲叹,尽管泪水能流到情人身畔,而他自身毕竟淹留未归,这于人而言乃违期失约,在已来说又何尝不是失望痛心;而今远在天涯一角 ,唯有独对桃李之花而已。言外之意是 ,桃李烂漫 ,我自孤独 ,相形岂不愈苦。以上言自己相思已极,下边更转而替女子设想。“想而今、应恨墨盈笺,愁妆照水 。”想而今心爱的人满怀怨恨 ,和了笔墨,写满多少彩笺,以至于每日临水沉思,定照出愁容惨淡 。设想之切,正见得相知之深。“恨墨盈笺”指女子所作诗词 。“怎得青鸾翼,飞归教见憔悴!结笔二句 ,高潮再起,想象更是奇外出奇:“安得身有青风双飞翼,直飞回你身边,教你也瞧瞧我已憔悴成什么模样 !”言外之意是,彼此相思同样入骨,而伤心之馀,也不无一份相互慰藉之意味。结笔想象虽奇,仍出自率朴之情语。
作为一首春日羁旅怀人之作,此词以情语结体而又以想象为用,奇思妙想波澜起伏,遥对恋人而作一番荡气回肠的情语,这正是此词的别致之处。全篇写情,既刻画自己,又勾勒对方,且一再绾合双方,结构谨严,浑化无迹。尤其从歇拍至换头一气贯穿,成为一长句,确属词中罕见,堪称凌云健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