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龙门废寺(唐·刘沧)
  七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因思人事事无穷,几度经过感此中。山色不移楼殿尽,石台依旧水云空。

唯馀芳草滴春露,时有残花落晚风。杨柳覆滩清濑响,暮天沙鸟自西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他诗皆先触景,后伤心;此诗独先伤心,后触景。只看他“因思人世”四字,便是不止经此龙门;再看他“几度经过”四字,便是亦不止经此一遍龙门,是为用笔与人独异也。三、四眼色分明,不顾楼殿之尽,水云之空,直是熟睹山色不移,石台依旧。因而通算其前后阅历,方且无穷无穷,实有一部十七史更写不尽者(首四句下)。五、六之“唯馀”字,即“时有”字,“时有”字即“唯馀”字也。而又必分作两句者,见为昔之所剩,则谓之“唯馀”;见为新之所添,则谓之“时有”也。然又妙于芳草新,春露新,而反加“唯馀”字,谓之昔之所剩;残花旧,晚风旧,而反加“时有”字,谓之新之所添。此中大有妙理,解人正未易也。末又直指柳滩濑响,暮鸟西东,大悟耳畔声销,空中迹灭,人世无穷,直须听之,不惟不必感,乃亦不必思也(末四句下)。
《唐诗鼓吹笺注》
看他劈头一起,曰“因思”,其不止经一龙门可知。次接曰“几度”,其不止一次经此龙门可知。三四实写“废”字……五六虚写“废”字。曰“惟馀”,曰“时有”,初无两意,偏以早色之“芳草”、“春露”为“惟馀”,以暮景之“残花”、“晚风”为“时有”:此中妙有微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