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吴之士有恩王府参军徐修矩者,守世书万卷,优游自适。余假其书数千卷,未一年,悉偿夙志,酣饫经史,或日晏忘饮食。次有前泾县尉任晦者,其居有深林曲沼,危亭幽砌,余并次以见之,或退公之暇,必造以息焉。林泉隐事,恣用研咏。大凡游于二君宅,无浃旬之间,因作诗以留赠,名之曰二游(目之曰二游),兼寄陆鲁望。
引用典故:坟籍
东莞为著姓,奕代皆隽哲。
强学取科第,名声尽孤揭。
自为方州来,清操称凛冽。
唯写坟籍多,必云清俸绝。
宣毫利若风,剡纸光于月。
札吏指欲胼,万通排未阕。
楼船若夏屋,欲载如垤㙞。
转徙入吴都,纵横碍门闑
缥囊轻似雾,缃帙殷于血。
以此为基构,将斯用贻厥。
重于通侯印,贵却全师节。
我爱参卿道,承家能介洁。
潮田五万步,草屋十馀(一作数)楶。
微宦不能去,归来坐如刖。
保兹万卷书,守慎如羁绁。
念我曾苦心,相逢无间别。
引之看秘宝,任得穷披阅。
轴闲翠钿剥,签古红牙折。
帙解带芸香,卷开和桂屑。
枕兼石锋刃,榻共松疮疖
一卧寂无諠,数编看尽彻。
或携归廨宇,或把穿林樾。
挈过太湖风,抱宿支硎雪。
如斯未星纪,悉得分毫末。
剪除幽僻薮,涤荡玄微窟。
学海正狂波,予头向中■。({殳页})。(乌没切)
圣人患不学,垂诫尤为切。
苟昧古与今,何殊瘖共𦘍(五骨切)
昔之慕经史,有以佣笔札。
何况遇斯文,借之不曾辍。
吾衣任縠纑,吾食甘糠覈。
其道苟可光,斯文那自伐。
何竹青堪杀,何蒲重好截。
如能盈兼两,便足酬饥渴。
有此竞苟荣,闻之兼可哕。
东皋耨烟雨,南岭提薇蕨。
何以谢徐君,公车不闻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