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寺客省早景即事(唐·皮日休)
  七言律诗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客省萧条柿叶红,楼台如画倚霜空。铜池数滴桂上雨,金铎一声松杪风。

鹤静时来珠像侧,鸽驯多在宝幡中。如何尘外虚为契,不得支公此会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一写客省,用“柿叶红”字,便知是深秋也。二写楼台庄严,已自如画,又加“倚霜空”字,既是秋空,又是晓空,便是加倍如画也。三四,“雨”,池上雨也,忽地举头,又是桂上雨;“风”,塔上风也,偶然回看,又是松上风。皆极写最胜伽蓝无上境界也(首四句下)。因自忏言如此境界,久契宿心,如何鹿鹿,久虚嘉会,曾鹤与鸽之不若,岂不惭颜哽恸哉(末四句下)。
《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
客在省中,省在寺中:首句先将省中之景写开。二、三、四三句,写寺中、寺外全景,而为省中之客所目见而心领者也。“柿叶红”是写秋,“倚霜空”是写早,承霤滴而知雨,静而会之,则雨在桂上;塔铃响而知风,徐而察之,则风在松杪:写景至此,神矣,化矣!真是不可思议功德也。五之“鹤”,妙在一“静”宇;六之“鸽”,妙在一“驯”字。彼一鸟耳,惟其静也驯也,故得常居尘外,常伴支公;我犹然人也,既不能静,又不能驯,则示“虚为契”而已矣,曾鹤与鸽之不如!“如何”一喝,真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