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府 涧底松 念寒俊也(唐·白居易)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工度 金张 原宪贫 牛衣卧 

(一作青)松百尺大十围,生在涧底寒且卑。涧深山险人路绝,老死不逢工度之。

天子明堂欠梁木(一作栋),此(一作彼)求彼(一作此)(一作弃)两不知。

谁喻苍苍造物意,但与之材不与地。金张世禄原宪贫(一作黄宪贤),牛衣寒贱貂蝉贵。

貂蝉与牛衣,高下虽有殊。高者未必贤,下者未必愚。

君不见沈沈海底生珊瑚,历历天上种白榆。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宋诗醇》
松是喻意,“金张”、“原宪”是正意。一结仍用喻意,比拟恰合。
《元白诗笺证稿》
左思《咏史》诗之第二首云:“郁郁涧底松,离离山上苗……”白氏此题不独采用太冲此诗之首句以名篇,且亦袭取其全部乏旨意。初视之,颇似为充数之作,但细思之,则知其实是有为而作,不同于通常拟古之诗篇也。拙著《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篇论牛李党之分野,以为李党乃出自魏晋北朝以来之山东旧门,而牛党则多为高宗、武后以来,用进士词科致身通显之新兴寒族。乐天即为以文学进用之寒族也。……乐天作此诗时,李吉甫虽已出镇淮南,犹邀恩宠。牛僧孺则仍被斥关外,未蒙擢用。故此篇必于“金张世禄”之吉甫,“牛衣寒贱”之僧孺,有所愤慨感惜。非徒泛泛为“念寒俊”而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