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悟真寺诗(一百三十韵)(唐·白居易)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素餐 

元和九年秋,八月月上弦。我游悟真寺,寺在王顺山。

去山四五里,先闻水潺湲。自兹舍车马,始涉(一作步)蓝溪湾。

手拄青竹杖,足蹋白石滩。渐怪耳目旷,不闻人世喧。

山下望山上,初疑不可攀。谁知中有路,盘折通岩巅。

一息幡竿下,再休石龛边。龛间长丈馀,门户无扃关

(一作俯)窥不见人,石发垂若鬟。惊出白蝙蝠,双飞如雪翻。

回首寺门望,青崖夹朱轩如擘山腹开,置寺于其间。

入门无平地,地窄虚空宽。房廊与台殿,高下随峰峦。

岩崿无撮土,树木多瘦坚。根株抱石长,屈曲虫蛇蟠。

松桂乱无行,四时郁芊芊。枝梢袅青翠(一作清吹),韵若风中弦。

日月光不透,绿阴相交延。幽鸟时一声,闻之似寒蝉。

首憩宾位亭,就坐未及安。须臾开北户,万里明豁然。

拂檐虹霏微,绕栋云回旋。赤日间白雨,阴晴同一川。

野绿簇草树,眼界吞秦原。渭水细不见,汉陵小于拳。

却顾来时路,萦纡映朱阑。历历上山人,一一遥可观。

前对多宝塔,风铎鸣四端。栾栌与户牖,恰恰金碧繁。

云昔迦叶佛,此地坐涅槃。至今铁钵在,当底手迹穿。

西开玉像殿,白佛森比肩。斗薮尘埃衣,礼拜冰雪颜。

叠霜为袈裟,贯雹为华鬘。逼观疑鬼功,其迹非雕镌。

次登观音堂,未到闻栴檀。上阶脱双履,敛足升净(一作瑶)筵。

六楹排玉镜,四座敷金钿。黑夜自光明,不待灯烛然。

众宝互低昂,碧佩珊瑚幡。风来似天乐,相触声珊珊。

白珠垂露凝,赤珠滴血殷。点缀佛髻上,合为七宝冠。

双瓶白琉璃,色若秋水寒。隔瓶见舍利,圆转如金丹。

玉笛何代物,天人施祇园。吹如秋鹤声,可以降灵仙。

是时秋方中,三五月正圆。宝堂豁三门,金魄当其前。

月与宝相射,晶光争鲜妍。照人心骨冷,竟夕不欲眠。

晓寻南塔路,乱竹低婵娟。林幽不逢人,寒蝶飞翾翾。

山果不识名,离离夹道蕃。足以疗饥乏,摘尝味甘酸。

道南蓝谷神,紫伞白纸钱。若岁有水旱,诏使修蘋蘩。

以地清净故,献奠无荤膻。危石叠四五,𡾋嵬欹且刓。

造物者何意,堆在岩东偏。冷滑无人迹,苔点如花笺。

我来登上头,下临不测渊。目眩手足掉,不敢低头看。

风从石下生,薄人而上抟。衣服似羽翮,开张欲飞鶱。

𡾼𡾼三面峰,峰尖刀剑攒。往往(一作悠远)白云过,决开露青天。

西北日落时,夕晖红团团。千里翠屏外,走下丹砂丸

东南月上时,夜气青漫漫。百丈碧潭底,写出黄金盘。

蓝水色似蓝,日夜长潺潺。周回绕山转,下视如青环

或铺为慢流,或激为奔湍。泓澄最深处,浮出蛟龙涎。

侧身入其中,悬磴尤险艰(一作难)扪萝蹋樛木,下逐饮涧猿。

雪迸起白鹭,锦跳惊红鳣。歇定方盥漱,濯去支体烦。

浅深皆洞彻,可照脑与肝。但爱清见底,欲寻不知源。

东崖饶怪石,积甃苍琅玕。温润发于外,其间韫玙璠。

卞和死已久,良玉多弃捐。或时泄光彩,夜与星月连。

中顶最高峰,拄天青玉竿𪕍𪕌上不得,岂我能攀援。

上有白莲池,素(一作紫)葩覆清澜。闻名不可到,处所非人寰。

又有一片石,大如方尺砖。插在半壁上,其下万仞悬。

云有过去师,坐得无生禅。号为定心石,长老世相传。

却上谒仙祠,蔓草生绵绵。昔闻王氏子,羽化升上玄。

其西晒药台,犹对芝朮田。时复明月夜,上闻黄鹤言。

回寻画龙堂,二叟鬓发斑。想见听法时,欢喜礼印坛。

复归泉窟下,化作龙蜿蜒。阶前石孔在,欲雨生白烟。

往有写经僧,身静心精专。感彼云外鸽,群飞千翩翩。

来添砚中水,去吸岩底(一作下)泉。一日三往复,时节长不愆。

经成号圣僧,弟子名杨难。诵此莲花偈,数满百亿千。

身坏口不坏,舌根如红莲。颅骨今不见,石函尚存焉。

粉壁有吴画笔彩依旧鲜。素屏有褚书,墨色如新乾。

(一作名)境与异迹,周览无不殚。一游五昼夜,欲返仍盘桓。

我本山中人,误为时网牵。牵率使读书,推挽令效官

既登文字科,又忝谏诤员。拙直不合时,无益同素餐

以此自惭惕,戚戚常寡欢无成心力尽,未老形骸残。

今来脱簪组,始觉离忧患。及为山水游,弥得纵疏顽。

野麋断羁绊,行走无拘挛。池鱼放入海,一往何时还。

身著居士衣,手把南华篇。终来此山住,永谢区中缘。

我今四十馀,从此终身闲。若以七十期,犹得三十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诚斋诗话》
五古长韵古诗,如白乐天《游悟真寺一百韵》真绝唱也。
《唐音审体》
用韵之多至此,亦前人所未得。平铺直叙,不用意,不用力,不用章法,画工化工,天造地设,不可有二。
《初白庵诗评》
似柳州小记(“风从”十六句下)。
《兰丛诗话》
韩昌黎受刘贡父“以文为诗”之谤,所见亦是。但长篇大作,不知不觉,自入文体。汉之《庐江小吏》己传体矣,杜之《北征》序体,《八哀》状体,白之《游悟真寺》记体,张籍《祭退之》竟祭文体,而韩之《南山》又赋体,《与崔立之》又书体。他家尚多,不及遍举,安得同短篇结构乎?
《唐宋诗醇》
洋洋洒洒,一气读去,儿于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目不给赏矣。就其中细寻之,则步骤井然,一丝不紊。首时句点清因游寺而登山,并年月日俱细叙出。“去山四五里”至“置寺于其间”,写寺外之景,曲折灵异,迥隔尘世,如入仙境;妙在以“回头寺门望”四句作一顿,遂觉心神荡漾,宛是初到神情。“入门无平地”一句作提笔,至“闻之似寒蝉”,叙寺中路径之逶迤,树木之苍郁。“首憩宾位亭”至“可以降灵仙”,细叙寺中所历之境与相传之法物:开北户而前行,又回顾而见来路,是以对多宝塔也;“玉象殿”、“观音堂”皆寺西界。“是时秋方中”至“竞夕不欲眠”,摹写夜中之景,与“八月月上弦”一句相映,又作一束。“晓寻南塔路”至“欲返仍盘桓”,历叙连日所游之境,变化出之;由南而东而中而上,不言北者,自入寺门大抵皆向北行也。其中有峰岩、有水、有怪石、有白莲、有祠、有台、有两、有书,细细写出日落月上,复带叙次日由昼入夜之景,更不拖沓;写经僧、诵经弟子只虚写,在传闻上叙出。“灵境与异迹”四句作一总束,一游“五昼夜”与“八月月上弦”照应,“我本山中人”至末,收足“游”字意;“四十馀”、“三十年”,又与元和九年照应。细玩全诗,分明以作记序予笔用之于诗。韩愈《南山》诗以奇肆胜,此以秀折胜,可谓匹敌。谢灵运游山诗、柳宗元山水记素称奇构,以彼方此,不无广狭之别矣。
《瓯北诗话》
唐人五言古诗,大篇莫如少陵之《北征》、昌黎之《南山》。二诗优劣,黄山谷已尝言之。然香山亦有《游王顺山悟真寺》一首,多至一千三百字,世顾未有言及者。今以其诗与《南山》相较:《南山》诗佰儱侗写山景,用数十“或”字极力刻画;而以之移写他山,亦可通用。《悟真寺》诗,则先写入山,次写入寺;先憩宾位,次至玉象殿,次观音堂,点明是夕宿寺中。明日父由南塔路过蓝谷,登其巅;又到蓝水环流处,上中顶最高峰,寻谒一片石、仙人祠;回寻画龙堂,有吴道子画、褚河南书。总结登历,凡五日。层次既极清楚,且一处写一处景物,不可移易他处,较《南山》诗似更过之。又《北征》、《南山》皆用仄韵,故气力健举;此但用平韵,而逐层铺叙,沛然有涂,无一语冗弱,觉更难也。而诗人不知,则以香山有《长恨》、《琵琶》诸大篇脍炙人口,遂置此诗十不问耳。
《筱园诗话》
五言长篇,始于乐府《孔雀东南飞》一章,而蔡文姬《悲愤诗》继之。唐代则工部之《北征》、《奉先咏怀》二篇,玉溪《行次西郊》一篇,足以抗衡。退之《南山》稍次一格,然古香古色,并峙词坛,皆文章家冠冕也。香山《悟真寺》诗多至百三十韵,在集中亦是巨制,然雅秀清圆,而乏浑厚高古之诣,用笔用法又鲜变化,所以不能与杜、韩、李诸诗并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