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溪翁(时初除郎官赴朝)(唐·白居易)  显示自动注释

众心爱金玉,众口贪酒肉。何如此溪翁,饮瓢亦自足。

溪南刈薪草,溪北修墙屋。岁种一顷田,春驱两黄犊。

于中甚安适,此外无营欲溪畔偶相逢,庵中遂同宿。

醉翁向朝市,问我何官禄。虚言笑杀翁,郎官应列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