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浦鳞鳞浸碧天,即今谁料作穷边。
空闻瓯脱嘶胡马,不见浮屠插霁烟。
亭障久安无檄到,杯觞频举有诗传。
长城万里英雄事,应笑穷儒饱昼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