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制绫袄成感而有咏(唐·白居易)
  七言排律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水波文袄造新成,绫软绵匀温复轻。晨兴好拥向阳坐,晚出宜披蹋雪行。

鹤氅毳疏无实事,木棉花冷得虚名。宴安往往欢侵夜,卧稳昏昏睡到明。

百姓多寒无可救,一身独煖亦何情。心中为念农桑苦,耳里如闻饥冻声。

争得大裘长万丈,与君都盖洛阳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庚溪诗话》
白乐天有《新制绫袄》诗曰:“水波文袄造新成,绫暖绵匀温复轻。百姓多寒无可救,一身独暖亦何情。”卒章曰:“争得大裘长万丈,与君都盖洛阳城。”可谓善推其所为之心矣。又观《新制布裘》诗曰:“挂布白似雪,吴绵软于云……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后诗正与杜子美《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曰“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同。观乐天前诗,则与“楚人亡弓,楚人得之”相类;观乐天后诗,及子美诗,可与“人亡弓,人得之”其意同也。
《南濠诗话》
老杜诗云:“安得广厦千万间,大贮天下寒士俱欢颜。”白乐天诗云:“安得大裘长万丈,与君都盖洛阳城。”二公其先天下之忧而忧者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