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昔在田间,寒庖有珍烹。
常支折脚鼎,自煮花蔓菁。
中年失此味,想像如隔生
谁知南岳老,解作东坡羹
中有芦菔根,尚含晓露清。
勿语贵公子,从渠醉膻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