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中梅雨既过,飒然清风弥旬,岁岁如此,湖人谓之舶趠风。是时,海舶初回,云,此风自海上与舶俱至云尔。
三旬已过黄梅雨,万里初来舶趠风。
几处萦回度山曲,一时清驶满江东。
惊飘蔌蔌先秋叶,唤醒昏昏嗜睡翁。
欲作兰台《快哉赋》,却嫌分别问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