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八观,并叙 其一 石鼓歌(宋·苏轼)
  押有韵  显示自动注释

《凤翔八观》诗,记可观者八也。昔司马子长登会稽,探禹穴,不远千里;而李太白亦以七泽之观至荆州。二子盖悲世悼俗,自伤不见古人,而欲一观其遗迹,故其勤如此。凤翔当秦、蜀之交。士大夫之所朝夕往来此八观者,又皆跬步可至,而好事者有不能遍观焉,故作诗以告欲观而不知者。

冬十二月岁辛丑,我初从政见鲁叟。旧闻石鼓今见之,文字郁律蛟蛇走。

细观初以指画肚,欲读嗟如钳在口。韩公好古生已迟,我今况又百年后。

强寻偏傍推点画,时得一二遗八九。我车既攻马亦同,其鱼维鱮贯之柳。

古器纵横犹识鼎,众星错落仅名斗。模糊半已隐瘢胝,诘曲犹能辨跟肘

娟娟缺月隐云雾,濯濯嘉禾秀稂莠。漂流百战偶然存,独立千载谁与友。

上追轩、颉相唯诺,下揖冰、斯同鷇㝅。忆昔周宣歌《鸿雁》,当时籀史变蝌蚪

厌乱人方思圣贤,中兴天为生耆耇。东征徐虏阚虓虎,北伏犬戎随指嗾

象胥杂沓贡狼鹿,方召联翩赐圭卣。遂因鼓鼙思将帅,岂为考击烦矇瞍。

何人作颂比《嵩高》,万古斯文齐岣嵝。勋劳至大不矜伐,文、武未远犹忠厚。

欲寻年岁无甲乙,岂有名字记谁某自从周衰更七国,竟使秦人有九有。

埽除诗书诵法律,投弃俎豆陈鞭杻当年何人佐祖龙,上蔡公子牵黄狗

登山刻石颂功烈,后者无继前无偶。皆云皇帝巡四国烹灭强暴救黔首。

《六经》既已委灰尘,此鼓亦当遭击剖。传闻九鼎沦泗上,欲使万夫沉水取。

暴君纵欲穷人力,神物义不污秦垢是时石鼓何处避,无乃天工令鬼守。

兴亡百变物自闲,富贵一朝名不朽。细思物理坐叹息,人生安得如汝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