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露》,召伯听讼也。衰乱之俗微,贞信之教兴,彊暴之男,不能侵陵贞女也。
厌浥行露夙夜多露(一章)

无角,何以穿我屋。
无家何以速我
虽速我室家不足。(二章)

鼠无牙何以穿我墉。
无家何以速我
虽速我,亦不女从。(三章)
按:行露三章,一章三句、二章章六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