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阁藏春,闲窗锁昼,画堂无限深幽。
篆香烧尽,日影下帘钩。
手种江梅更好,又何必、临水登楼?
无人到,寂寥恰似、何逊在扬州。

从来,知韵胜,难堪雨藉,不耐风揉。
更谁家横笛,吹动浓愁?
莫恨香消雪减,须信道、扫迹情留。
难言处,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