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春望(唐·卢纶)
  七言律诗 押删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吹雨过青山,却望千门草色闲。家在梦中何日到,春生江上几人还。

川原缭绕浮云外,宫阙参差落照间。谁念为儒逢世难,独将衰鬓秦关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能言久客都城之意。
《唐诗品汇》
刘云:三、四自在。
《批点唐音》
中唐中宽徐者(首二句下)。
《唐诗解》
此长安遭吐蕃之乱,代宗幸陕,纶时在京而作。
《唐诗训解》
伤乱之意,溢于言外。
《唐诗镜》
三、四语,初盛人不出。此岑参“愁窥白发羞微禄,悔别青山忆故蹊”,隐隐已开大历之渐。
《唐诗选》
以淡致胜。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何新之列此诗为“奇隽体”。周敬曰:起得自在,颔联情妙。王子安诗“山川云雾里,游子几时还”,何如此二句有言不尽意之巧!唐汝询曰:首联与右丞“秋槐”之句一般凄楚。“浮云”、“落照”,意甚不浅。周珽曰:无意求工,自能追雅,盛唐人不过此。
《唐诗评选》
好!七言须有此,方不昧所自来(“家在梦中”联下)。不纤(“川原缭绕”联下)。一结本色尽露。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东风”七字,人谓只是写春,不知便是写望,如云此雨自我家中来也。“闲”字骂草,妙!如云无谓也,扯淡也。三恨自不得归,四又妒他人得归,活写尽不归人心口咄咄也。“川原”七字中有无数亲故,“宫阙”七字中止夕阳一人。“谁”字便是无数亲故也,“独”字便是夕阳一人也。
《五朝诗善鸣集》
不愧为大历十才子之冠。
《唐诗摘钞》
起调和缓,接联警亮,五、六悲壮,结处点明情事,终含凄怨之声。布格调律,盛唐不过也。五、六写景,初嫌其宽泛,不知此二句深寓乱后之感;调愈壮,气愈悲。且隐隐接出“世难”,局不伤促,词不伤露耳。起联即老杜“城春草木深”意,五、六即老杜“国破山河在”意。诗尾见地点,醒一篇之意。
《初白庵唐诗评》
大历中诗家只是平稳。
《删订唐诗解》
三、四得自然之趣。
《唐诗贯珠》
飘然而起,一一四神情俊逸。
《唐诗成法》
句虽熟滑,情真挚可耐。
《唐诗笺要》
结句怨悱不怨,其味深长,或谓能言久客之意,犹属皮相。
《唐诗别裁》
遭乱意,上皆蕴含,至末点出。夷犹绰约,风致天成(末句下)。人诗贵一语百媚,大历十才子也;尤贵一语百情,少陵、摩洁是也。
《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
山外雨痕,门前草色,总是望中所见,却分上下两截,句法使然也。一“闲”字,写雨中草色,妙得其神,不必强疏作“世难后千门皆空”也。
《历代诗法》
不以纤巧取胜,伤乱之意溢于言外。
《网师园唐诗笺》
绰约多姿(“家在梦中”联下)。首联点题,三、四言情,五、六正写“望”字,末二句总收。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诗至大历十子,浑厚之气渐尽,惟风调胜后人耳。此诗格虽不高,而情韵特佳。
《唐诗选胜直解》
末句正见春望感怀之意。为儒而逢世难,已足悲矣,衰白客途,可胜悼哉!
《北江诗话》
(盛唐七律)门径始开,尚未极其变也。至大历十数子,对偶始参以活句,尽变化错综之妙。如卢纶“家在梦中何日到?春来江上几人还”……开后人多少法门。
《昭昧詹言》
此诗用意,全在三、四,梦家未还,为一诗关键主意。起与五、六,平平常语。收句承明三、四,尚沉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