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
有所思(唐·卢仝)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鼓吹曲辞 有所思

当时我醉美人家,美人颜色娇如花。今日美人弃我去,青楼珠箔天之涯。

天涯娟娟姮娥月,三五二八盈又缺。翠眉蝉鬓生别离,一望不见心断绝。

心断绝,几千里。梦中醉卧巫山云,觉来泪滴湘江水。

湘江两岸花木深,美人不见愁人心。含愁更奏绿绮琴,调高弦绝无知音。

美人兮美人,不知为暮雨兮为朝云。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容斋续笔》
韩退之《寄卢仝》诗云:“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予读韩诗至此,不觉失笑。仝集中《有所思》一篇,其略云:“当时我醉美人家,美人颜色娇如花。……”则其风致殊不浅,韩诗当不含讥讽乎?
《对床夜语》
《有所思》,古乐府云:“有所思,思昔人,曾闵二子善养亲。和颜色,奉晨昏,至诚烝烝通神明。”传者一失于正,遂致庾肩吾有“拂匣看离扇,开箱见别衣。”吴筠有“春风惊我心,秋露伤君发。”至卢仝则云:“当时我醉美人家,美人颜色娇如花。今日美人弃我去,青楼朱箔天之涯。”岂亦传习之误耶?或谓仝此诗自有所寓云。
《唐诗品汇》
刘云:奇怪浓丽而不妖,是之谓畅。
《四溟诗话》
卢仝曰:“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孙太初曰:“夜来梦到西湖路,白石滩头鹤是君。”此从玉川变化,亦有风致。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珽曰:此托言以喻己之所思莫致也。意谓遇合无常,盈虚有数,故士为知己者用。既为所弃隔,虽怀才欲奏,亦徒劳梦想矣。与《楼上女儿曲》、《思君吟》皆思君致身不遇之词也。
《唐贤小三昧集》
烟波万叠。
《王闿运手批唐诗选》
灵气往来(末二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