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已由电脑自动标签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闺秀词钞·卷九

字五丝真宁人

众香词

五丝,幽士寇某女,母李本乐籍,父故,方十龄,随母复归平康冒姓。
李氏幼聪慧绝伦,喜读书,过目成诵,见名宿长者,则执经史请益,间为诗词,悲婉清丽,学书得卫夫人楷法。
年及笄,矢志不屑苟合,其家或强令款客,李愤甚,乘间祝发为尼,独居邑南朱寺之大士庵者。
二载后,历游贺兰河湟间冀,物色英雄,不得,复归南朱,焚修精进,备极艰苦。
既而其家密谋,黑夜劫缚,趋池阳,僦寓邑西之中河堡,闭户读书,俨然方外也。
池阳啸月太学,年弱冠,豪侠自负,闻其名,心异之,遂造访焉。
别席脉脉相视,数时不作一语,至良久,方问:“君非张姓五郎啸月乎?
张应曰:“然。
”李推枕惊起,再拜下曰:“妾抵三原即闻名,今见君器宇不凡,计非君不足了妾终身。
”张感其意,亦泣下,即焚香设誓,许为小星。
李善琵琶,每命饮,一再弹为出塞入塞之声,张起舞弹剑,长歌相和,慷慨流涕,莫能仰视,遂贷数百金付李归真邑,而转托其居停某为之脱籍,属葛甚未果。
次岁,复自真邑过中河旧居,与张再会西楼,坚订前约,遂渡渭桥,登华山绝顶,泣述岳帝祠下,以姻事及张之功名为祷,历游毛女洞诸胜,留迹烟霞,怅然有终焉之志。
比下山,即遄真邑,至秋半方脱籍,辟庐孤处。
又一载,己巳春,寓书于张,嘱望迎甚切,张答书勉其读书励志以古人,自期订遣迎,少须时日。
李愈感念,竟日悲咽,绝粒逼,夜突患心痛,急呼剪烛为书,并脱指上小金环付缄,奚奴寄张永诀,须臾,端坐而逝。
村人尽闻空中仙乐声达曙,尸香满室,遗命七日后殓,时年二十八。
月馀,忽附魂小童,遗张书,书中多言世外事,笔迹端楷,宛若平生。
讣到,张执书肠断,一恸几绝,迟日,复大笑曰:“端生端生,博得英雄身,一死此身,千古属英雄。
”遂为遣祭,属居停某槁葬真邑抚琴山下。
每梦中与张款接,言未来事,皆奇验。
越岁,庚午,张荐于乡,李亦预兆名次,丁丑成进士,张凄然堕泪曰:“恨端娘子不及见绿衣郎也。
”旧与张唱和往还诗词甚多,惜未梓之。
戊寅谷雨,余游云间,访张望斋元侯,赏牡丹,集世英堂,喜晤小阮啸月口述端生情种之,随笔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