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已由电脑自动标签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约1155—约1221
【介绍】: 宋饶州鄱阳人字尧章自号白石道人
因屡试不第,一生未仕。
往来于鄂、赣、皖、苏、闽间,出入仕宦家,与诗人词客交游。
死于杭州
工诗词,擅书法,精通音律,能自度曲。
其词清虚骚雅,对后世影响较大。
《白石道人歌曲》白石道人诗集》《诗说》《绛帖平》《续书谱》等。

全宋诗
姜夔一一五五?
~一二二一?
),字尧章鄱阳(今江西鄱阳)人。
父噩,高宗绍兴进士,历新喻丞,知汉阳县,卒于官(《宋史翼》卷二八)。
孩幼随父宦,继居姊家,往来沔、鄂近二十年(本集《以长歌意无极好为老夫听为韵奉别沔鄂亲友》)。
孝宗淳熙间湖南,识闽清萧德藻
德藻以其兄子妻之,携之同寓湖州
居与白石洞天为邻,因号白石道人又号石帚
其卒年约为宁宗嘉定十四年
诗词均自成一派。
诗格秀美,为杨万里范成大等所重;词尤娴于音律,好度新腔,继承周邦彦的词风,在当时和后世词人中有较大影响。
晚年自编诗集三卷,已佚。
今存白石道人诗集》《白石道人歌曲》、《白石诗说》等。
事见夏承焘姜白石系年》,《宋史翼》卷二八有传。
 姜夔诗,以汲古阁影抄《南宋六十家小集·白石道人诗集》为底本。
校以《四部丛到》影印清乾隆水云渔屋刊本(简称四部丛刊本),并酌校清嘉庆石门顾氏读画斋刊《南宋群贤小集》(简称群贤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两宋名贤小集》(简称名贤集),与新辑集外诗合编为一卷。

钦定四库全书·白石道人诗·提要

白石道人诗集》二卷,宋姜夔撰。

《绛帖平》,已著录。
罗大经《鹤林玉露》学诗于萧𣂏。
而卷首有自序二篇。
其一篇称:“三薰三沐,师黄太史氏,居数年,一语噤不敢吐。
大悟学即病,不若无所学者之为得。
”其一篇称:“作诗求与古人合,不如求与古人异。
求与古人异,不如不求与古人合,而不能不合;不求与古人异而不能不异。
”其学盖以精思独造为宗。
故序中又述千岩、诚斋石湖咸以为与已合,而已不欲与合。
其自命亦不凡矣。
今观其诗,运思精密,而风格高秀,诚有拔于宋人之外者。
傲视诸家,有以也。
《宋史·艺文志》《白石丛稿》十卷。
陈振孙《书录解题》载《白石道人集》三卷。
今止二卷,殆非完本。
考《武陵旧事》载诗四首,咸淳临安志》诗三首,《研北杂志》亦载诗一首,皆此本所无。
知在所佚一卷之内矣。

又有《诗说》一卷,仅二十七则,不能自成卷帙,旧附刻词集之首。

然既有诗集,则附之词集为不伦,今移附此集之末,俾从其类。
观其所论,亦可以见于斯事所得深也。


白石道人诗·原序

诗本无体,三百篇皆天籁自鸣。

下逮黄初迄于今人异韫,故所出亦异。
或者弗省,遂艳其各有体也。
近过梁溪尤延之先生,问余诗自谁氏。
余对以异时泛阅众作,已而病其駮如也。
三薰三沐,师黄太史氏,居数年,一语噤不敢吐。
大悟学即病,顾不若无所学之为得。
虽黄诗亦偃然高阁矣。
先生因为余言:近世人士喜宗江西,温润有如范致能者乎?
痛快有如杨廷秀者乎?
高古如萧东夫,俊逸如陆务观,是皆自出机轴,亶有可观者。
又奚以江西为?
余曰:诚斋之说政尔,昔闻其历数作者,亦无出诸公右,特不肯自屈一指耳。
虽然,诸公之作,殆方圆曲直之不相似,则其所许可亦可知矣。
余识千岩于潇湘之上,东来识诚斋石湖,尝试论兹事,而诸公咸谓其与我合也。
岂见其合者而遗其不合者耶?
抑不合乃所以为合耶?
抑亦欲俎豆余于作者之间而姑谓其合耶?
不然,何其合者众也。
余又自唶曰:余之诗,余之诗耳。
穷居而野处,用是陶写寂寞则可,必欲其步武作者,以钓能诗声,不惟不可,亦不敢。
【一】

作者求与古人合,不若求与古人异。

求与古人异,不若求与古人合。
不求与古人合,而不能不合。
不求与古人异,而不能不异。
彼惟有见乎诗也。
故向也,求与古人合,今也求与古人异,及其无见乎诗已,故不求与古人合,而不能不合。
不求与古人异,而不能不异。
其来如风,其止如雨。
如印印泥,如水在器。
其苏子所谓不能不为者乎。
余之诗,盖未能进乎此也。
未进乎此则不当自附于作者之列,悉取旧作,秉畀炎火,俟其庶几于不能不为而后录之。
或曰不可,物以蜕而化,不以蜕而累,以其有蜕,是以有化。
君于诗将化矣,其可以旧作自为累乎。
姑存之以俟他日。
【二】


词学图录

姜夔(1155-约1221) 字尧章号白石道人
鄱阳(今江西波阳)人。
白石道人诗集》、《白石诗说》、《白石道人歌曲》

黄鹤楼志·人物篇

姜夔(约1155—约1221) 南宋词人、诗人、音乐家。
字尧章自号白石道人世称姜白石
饶州鄱阳(今江西鄱阳)人。
幼时随做官的父亲流寓于湖北汉阳一带,后长期寓居湖州杭州,一生未仕。
姜夔在词史上具有重要地位,是婉约派的杰出代表人物。
淳熙十三年(1186)冬,和友人游览新建成的南楼又称安远楼),写下《翠楼吟•武昌安远楼成》这首音调谐婉、文笔优雅、寓意深长的词作。
又有《清波引•冷云迷浦》,回忆了相伴“鹦鹉之草树,黄鹤之伟观”而客居汉阳时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