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已由电脑自动标签化,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约715或约717—770
【介绍】: 唐荆州江陵人,祖籍南阳棘阳
岑文本曾孙。
玄宗天宝初进士
曾入高仙芝幕,任掌书记,至安西武威;又入封常清幕,任安西北庭节度判官
肃宗时杜甫荐为左补阙,出为嘉州刺史
后客死于成都
工诗,多写边塞风光,与高适齐名,并称“高岑”。
有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717—770,一说715—769
排行二十七荆州江陵(今湖北荆州)人,郡望南阳(今属河南)。
曾任嘉州(今四川乐山)刺史,后人因称“岑嘉州”。
出生于没落之世家,曾祖文本相太宗伯祖长倩高宗,伯父羲相睿宗
早岁已陷孤贫。
玄宗天宝五载(746)登进士第(杜确《岑嘉州集序》云天宝三载及第,与行年不合,“三”应为“五”之误),任右内率兵曹参军
天宝间曾两次出塞,来往于安西(今新疆库车)、北庭(今新疆吉木萨尔)间,任节度掌书记节度判官
肃宗时任右补阙起居舍人虢州长史等职。
代宗大历二年(767)出守嘉州,后客死成都
平事迹见其《感旧赋》及杜确《岑嘉州集序》。
闻一多有《岑嘉州系年考證》。
岑参以边塞诗名世,为盛唐边塞诗派代表作家之一,与高适并称高岑。
其诗雄奇豪纵,尤善描写边地风貌与戎马生涯,颇具奇情壮采,为“盛唐气象”在边塞诗中之反映。
元辛文房称“累佐戎幕,往来鞍马烽尘间十余载,极征行离别之情。
……诗格尤高,唐兴罕见此作”(《唐才子传》卷三)。
七言歌行尤为擅长,清施补华云:“岑嘉州七古劲骨奇翼,如霜天一鹗,故施之边塞最宜。
”(《岘佣说诗》)其五言山水诗则清峻奇逸,时人将其与南朝诗人吴均何逊相比(见杜确《岑嘉州集序》)。
诗集通行者为《四部丛刊》本《岑嘉州诗》,校注本有陈铁民、侯忠义《岑参集校注》,刘开扬《岑参诗集编年笺注》。
《全唐诗》岑参诗4卷,《全唐诗续拾》补收诗2首。

唐诗汇评
岑参(约715-770),祖籍南阳(今属河南),后徙居江陵(今属湖北)。
祖文本、伯祖长倩、伯父羲皆官至宰辅。
幼丧父,孤贫,笃学。
天宝三载登进士第,授右内率府兵曹参军
八载,入安西高仙芝幕,充节度掌书记
长安,与杜甫、高运等唱和。
十三载,复入安西封常清幕,以大理评事监察御史,充节度判官支度副使
至德二载,至灵武,迁右补阙,后历起居舍人虢州长史、大子中允祠部考功员外郎虞部库部郎中等职。
永泰元年,出为嘉州刺史
杜鸿渐镇蜀,表为职方郎中侍御史,列在幕府
大历三年七月,罢嘉州任东归,阻兵,流寓成都,遂终于
有《岑参集》十卷,已佚。
今有《岑嘉州集》七卷(或为八卷)行世。
《全唐诗》编诗四卷。

作品评论

《河岳英灵集》
诗语奇体峻,意亦造奇。
至如“长风吹白茅,野火烧枯桑”,可谓逸才。
又“山风吹空林,飒飒如有人”,宜称幽致也。

杜确《岑嘉州诗集序》
早岁孤贫,能自砥砺,遍览史籍,尤工缀文。
属辞尚清,用意尚切,其有所得,多入佳境,迥拔孤秀,出于常情。
每一篇绝笔,则人人传写,虽闾里士庶、戎夷蛮貊,莫不讽诵吟巧焉。
时议拟公于吴均何逊,亦可谓精当矣。

周紫芝《书岑参诗集后》
诗清丽有思,殊复可喜。
观少陵所谓“岑参兄弟皆好奇,携我远来游渼陂”之句,则亦可以得其为人之大略矣。

陆游《跋岑嘉州诗集》
予自少时,绝好岑嘉州诗。
往在山中,每醉归,倚胡床睡,辄令儿曹诵之,至酒醒或睡熟乃已。
尝以为太白子美之后,一人而已。
今年自唐安别驾来摄犍为,既画公象斋壁,又杂取世所传公遗诗八十馀篇刻之,以传知诗律者,不独备此邦故事,亦平生素意也。

《后村诗话续编》
岑参贾至辈句律多出于鲍,然去康乐地位尚远。

《骚坛秘语》
突兀万仞则不用过句,陟顿便说他事,岑参专高此法。

《吟谱》
高适尚质主理,岑参诗尚巧主景。

《唐才子传》
累佐戎幕,往来鞍马烽尘间十馀载,极征行离别之情,城障寒堡,无不经行。
博览史籍,尤工缀文,属词清尚,用心良苦。
诗调尤高,唐兴罕见此作。
放情山水,故常怀逸念,奇造幽致,所得往往超拔孤秀,度越常情。
高适风骨颇同,读之令人慷慨怀感,每篇绝笔,人辄传咏。

《唐诗品》
嘉州诗一以风骨为主,故体裁峻整,语亦造奇,持意方严,竟鲜落韵。
五言古诗从子建以上,方足联肩。
古人浑厚,嘉州稍多瘦语,此其所不迨亦一间耳。
其他乃不尽人意。
要之,孤峰插天,凌拔霄汉,时华润近人之态,终然一短。

《批点唐音》
五言豪整,至于姿态,当远让卫、孟。
《艺苑卮言》
高、岑一时不易上下。
岑气骨不如达夫遒上,而婉缛过之。
《选》体时时入古、岑尤陡健;歌行磊落奇俊,高一起一伏,取是而已,尤为正宗
五言近体,高、岑俱不能佳;七言,岑稍浓厚。

《诗薮》
古诗自有音节。
陆、谢体极俳偶,然音节与唐律迥不同。
唐人李、杜外,惟嘉州最合。
襄阳常侍虽意调高远,至音节,时入近体矣。

《诗薮》
常侍五言古,深婉有致,而格调音节,时有差。
嘉州清新奇逸,大是俊才,质力造诣,皆出高上。
然高黯淡之内,古意犹存;岑英发之中,唐体大著

《诗薮》
高、岑井工起语,岑尤奇峭,然拟之宣城,格愈下矣。

《诗薮》
高气骨不逮嘉州孟材具远输摩诘,然并驱者,高、岑悲壮为宗,王、孟闲澹自得,其格调一也。

《诗薮》
嘉州格调严整,音节宏亮,而集中排律甚稀。

《诗镜总论》
岑参好为巧句,真不足而巧济之,以此知其深浅矣。
故曰:“大巧若拙”。

《唐音癸签》
岑词胜意,句格壮丽,而神韵未扬;高意胜词,情致缠绵,而筋骨不逮。岑之败句,犹不失盛唐;高之合调,时隐逗中唐。
《诗谱》
高适尚质主理,岑参诗尚巧主景。

《诗源辨体》
盛唐五吉律,惟岑嘉州用字之间有涉新巧者,如“孤灯然客梦,寒件掏乡愁”,“涧水吞樵路,山花醉药栏”,“塞花飘客泪,边挂乡愁”,大约不过数联。
然高、岑所贵,气象不同,学者不得其气象,而徒法其新巧,则终为晚唐矣。

《近体秋阳》
集诗虽不多,然篇皆峭倬,精思矗起,必迥不同于人,岂惟达夫不中比拟,即一时王、孟诸作手,要之总非其伦。
乃千古以高岑称,何其冤也。

《古欢堂杂著》
嘉州(五律)句琢字雕,刻意锻炼。

《唐诗别裁》
诗能作奇语,尤长于边寒。

《唐诗别裁》
嘉州五言,多激壮之音。

《茧斋诗谈》
予读嘉州全集,爱其峭茜苍秀,如对终南、太华。
其近体略逊古诗。

《石洲诗话》
嘉州之奇峭,入唐以来所未有。
又加以边塞之作,奇气益出。
风会所感,豪杰挺生,遂不得不变出杜公矣。

《北江诗话》
诗奇而入理,乃谓之奇。
若奇而不入理,非奇也。
卢玉川、李昌谷之诗,可云奇而不入理者矣。
诗之奇而入理者,其惟岑嘉州乎!
如《游终南山诗》:“雷声傍太白,雨在八九峰
东望紫阁云,西入
”余尝以己巳春夏之际,独游终南山紫、二阁,遇急雨,回憩草堂寺,时原空如沸,山势欲颓,急雨劈门,怒雷奔谷,而后知岑之诗奇矣。
又尝以己未冬杪,谪戍出关,祁连雪山,日在马首,又昼夜行戈壁中,沙石吓人,没及髁膝。
而后知岑诗“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云奇而实确也。
大抵读古人之诗,又必身亲其地,身历其险,而后知心惊魄动者,实由于耳闻目见得之,非妄语也。

《读雪山房唐诗序例》
(七绝)王、李以外,岑嘉州独推高步。
唯去乐府意渐远。

《三唐诗品》
言源出千吴、何,叠藻绵联,掞张典雅,如五丝织锦,裁缝灭迹。
七言出没纵横,翱翔孤秀,振音中律,行气如虹,如观公孙大娘舞剑器,浑脱浏亮,令人神往心倾。
边塞萧条,吹笳声裂,刘越石幽燕之气,自当擅绝一场,而格律谨遒,贵在放而不野。
律体温如,亦兼绵丽;绝句犹七言本色,而神韵弥深。

《诗学渊源》
其诗辞意清切,迥拔孤秀,多出佳境。
人比之吴均何逊,盖就其律诗言也,时亦谓之“嘉州体”。
至古诗、歌行,间亦有气实声壮之作;《走马川》诗三句一转,亦为创作。

《唐宋诗举要》
吴曰:盛唐古风,李、杜以外,右丞嘉州其杰出者。